中国“长寿之乡”造假史
2017-07-03 22:27:5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4
  • 0

中国“长寿之乡”造假史

2017-07-03

图:寻求“养生”者在广西巴马百魔洞出水口浸泡身体

最近,因众多老人涌入争抢“圣水”,“中国长寿之乡”广西巴马成为了舆论议论的热点。所谓的“长寿之乡”,真有什么“养生”神效吗?

自古至今

“长寿造假”一直是门生意

1、为谋取福利待遇,中国古代素有长寿造假的传统

中国向来有敬老传统,历朝政府也将长寿老人视为“祥瑞”,给予各种表彰。在北宋,80岁以上的老人,能获得“加劳酒食”“绢二匹”“腊茶一斤”,及建牌坊旌表的奖励。在清朝,朝廷会为100岁的老人赐银30两,修建“百岁人瑞坊”;到110岁,赏赐加倍;到120岁,赏赐更要加两倍。康熙、乾隆先后四次召集“千叟宴”,亦有敬老之意。①

由于朝廷重视,老人所在家庭为得到名利,地方官员为获取政绩,少不得上下合谋,人为制造符合旌表条件的长寿老人。北宋时,李守忠到现在的海南省海口市境内任职,他自称见到杨姓祖孙三人,其中孙81岁、子122岁、祖195岁,显然违背自然规律。②

为在千叟宴上获得上次,一些人不惜虚报年龄。嘉庆元年的千叟宴上规定,年龄超过65岁的与会者都能获得赏赐,超过80岁者赏赐更为丰厚。时任内阁侍读学士的翁方纲,在千叟宴上自称66岁,而实际按照他自撰的“家事略记”,当年应为64岁。还有一名李姓老人当年78岁,虚报82岁参加千叟宴;谁知不久朝廷推出新政,如果官员父母超过80岁,官员都要回家赡养,于是李姓老人的3个儿子都被迫停职回家。③

图:乾隆五十年的千叟宴

2、新疆地区长寿老人较多,主要是由老人记忆不准、户籍不清造成的

新疆地区也以长寿著称,和田县拉依苏村即是有名的长寿村。早在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时,人们就在发现在全国3857名百岁老人中,就有865名来自新疆,占全国百岁老人总数的22.4%。现在,“最长寿的男性”、“世界最长寿老人”也都生活在新疆。

1985年,“国际自然医学会”将新疆列为“世界第四大长寿之乡”——所谓“国际自然医学会”是日本人森下敬一1970年创建的一家私人医疗机构,主营业务为食品、仪器等保健品,并非世界权威医学机构。该机构从未发表过有关长寿的专业论文。

在新疆被和长寿联系在一起后,当时的自治区主席铁木尔·达瓦买提同意对新疆百岁老人的真实情况进行调查。学者何炳济参与抽查了阿克苏市、温宿县上报的9位百岁老人,他们最大的140岁,最小的103岁,平均年龄109.3岁。调查后发现,9位老人都未达到百岁,真实平均年龄在85.1岁左右,那位140岁老人其实为89岁。

何炳济后来撰文说:

“新疆百岁老人较集中的地区,并不具备造就长寿的营养、医疗、环境卫生和其他经济文化等基本条件。不少百岁老人是由于记忆不准、没有严格的户籍管理和健全的人口档案,仅凭本人与村干部随意申报误成的。”④

图:缴纳会费即可成为“国家自然医学会”的会员,得到学会提供的医疗服务

3、梁子岛是在政府主导下,岛民虚报年龄,人为打造的“长寿第一岛”

湖北武汉的“梁子岛”曾被誉为“中国第一长寿岛”。在官方宣传中,在全岛2400名居民中,有14人超过100岁。原本每年登岛游客不过一两千人,2001年打出“长寿牌”后,游客一下激增至20万人次;2001年全岛财政收入200万元,2004年达到4000万元。

记者到梁子岛调查发现,一位自称140岁的老人,儿子竟只有50岁,而在派出所的户籍档案中,岛上没有一位老人超过100岁。知情者介绍说,“梁子岛上根本没有百岁老人,所谓有14位百岁老人全是当地政府部门给吹出来的。政府规定,当有记者向老人们询问他们多大岁数时,如果老人回答是110岁,就会得到几百元的报酬。”在这种激励下,梁子岛上居民向游客所报年龄,通常要比真实年龄大上十几岁,甚至更多。⑤

经各大媒体曝光,梁子岛官方也承认,“原梁子旅游公司在旅游促销上,对梁子岛‘百岁老人’ 的宣传确实有夸大其辞,这是一种旅游炒作”,同时又说“虽然没通过论证是中国第一长寿岛,但梁子岛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长寿岛”,相关旅游项目继续开展。

4、广西巴马县的泉水、空气、磁场均不存在任何神奇效果,该县的“长寿之乡”称号,系某私日本人医疗机构所评定

巴盘屯所在的巴马县,人口仅约30万,自“世界长寿之乡”的说法广为人知后,不断发展以养生、保健为核心的特色旅游。2015年全县接待游客338.22万人次,旅游总收入36.17亿元。巴马县是广西唯一入选“第二批国家级旅游业改革创新先行区”的县。百岁长寿老人一样可以从中直接受益。在巴盘屯村口贴有百岁老人的头像,及年龄、住址等信息,游客们大都会去百岁老人家中拜访,并送上红包。每天约有40多名游客到村中最年长的老人家中拜访,所送红包以5元、10元为主,老人每年可收入8~10万元。⑥

巴马县名声如此之大,也是因为在1991年被“国际自然医学会”评定为“世界第五大长寿之乡”。此外,在巴马县的官方宣传中,将据称活了145岁的蓝祥,称为“巴马人”,其实按照清朝史料,蓝祥生活在今宜州市福龙乡,和巴马县相距有280多公里。被称为“中国最年长寿星”的巴马老人罗美珍,1885年出生,2013年去世,活了128岁。在她去世前的2010年,新华社两篇不同稿件,分别称罗美珍“114岁”和“125岁”。按照罗美珍的年龄,她是在61岁生下的儿子,亦是不合常理之处。

围绕巴盘屯,一个原名“百么洞”的石灰岩溶洞,被改名为“百魔洞”,被打造为富含高浓度负氧离子,且能“包治百病”的磁疗区;巴马的泉水被认为具有神奇功效,有旅游组织者专门指导游客“如何科学喝水”;当地特产的火麻油、泡脚药、野生灵芝等,都成为游客眼中的长寿秘方。事实上,仪器测量显示,百魔洞外空气中所含的负氧离子反而高于洞外。有的肺癌病人每天喝七八瓶巴马的泉水,三天后大口吐血,不久去世。⑦在巴马县兴起的这些养生项目,同所谓“国际自然医学会”的经营内容高度一致。

图:疗养者正在百魔洞里接受磁疗

寻求“养生”,

应关注人均预期寿命

在古代,朝廷喜欢“长寿老人的年龄/数量”这个指标,因为可以拿来渲染本朝“德政”。在当代,民间喜欢“长寿老人的年龄/数量”这个指标,因为可以拿来宣扬“养生”这门生意。

不能说这个指标毫无意义。

比如:有学者按照2000 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(新疆长寿人口数据不够准确,不作排列),发现100 岁及以上长寿人口比例最高的是广西、海南、西藏、广东;最低的是内蒙古、河北、江西、山西。按照2010 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,100 岁及以上长寿人口比例最高的是海南、广西、广东、新疆;最低的是山西、甘肃、内蒙古、陕西。⑧按照上面两组统计,百岁老人较多的巴马县出现在广西,及海南接过“中国第一长寿岛”桂冠,都确有事实依据。

但是,无论“德政”也罢,“养生”也罢,最直观的评估数据乃是“人口平均预期寿命”,而非“百岁老人的年龄/数量”。

比如:2010年,中国各省、市、自治区的人均预期寿命的排行榜中,列在前四位的是上海(80.26岁)、北京(80.18岁)、天津(78.89岁)、浙江(77.73岁)。海南排在第9(76.3岁)、广西排在第14(75.11岁)、西藏排在最后(68.17岁)。由此可知,百岁老人多的地方,人均寿命不一定长。众多研究显示,一个地区人均GDP和人均预期寿命呈正相关,即经济越发达的地区,人们的寿命越长。⑨

香港作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城市之一,自然环境上无法同早年的巴马县相比,肯定也不如海南岛,但是2016年香港男性、女性的人均寿命分别达到了81岁和87岁,超过日本,成为全世界最长寿地区。究其原因,不在于空气中的负氧离子,也不在于泉水的天然矿物,而在于香港发达的经济,及领先的公立医疗系统——政府负担着全港41家公立医院的九成开支。⑩

想要“养生”,还得依赖大城市。

图:2010年,中国各省人均预期寿命

******

注释

①王彦章:《清代尊老优老礼制述论》,《历史档案》2006年第4期;

②张廷玉:《子史精华 人事部》,北京古籍出版社1991年,第1107页;

③朱则杰:《清代“千叟宴”与“千叟宴诗”考论》,《明清文学与文献 第1辑》,黑龙江大学出版社2012年,第290页;

④何炳济:《新疆百岁老人及如何入志问题的探索》,《方志理论与实践》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学会,1990年;

⑤史煜国、车安乐:《质疑中国长寿第一岛》,《今日说法精华本 2004》,中央电视台《今日说法》栏目组编,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5年;

⑥庞武春:《从家乡到“异乡”:广西巴马巴盘屯的经济转变及生活秩序》,广西民族大学2016年;

⑦王昱倩:《巴马养生神话:“长寿之乡”的泉水能治癌美容》,网易知道,2017年6月14日;

⑧樊新民:《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长寿人口研究》,《人口学刊》2013年第4期;

⑨《各地人均寿命差异大!为何京沪过80,云南等地却不到70岁?》,财经网,2016年11月9日;

⑩陈璐:《回归20周年 香港何以超过日本成为世界“长寿村”》,《新京报》,2017年6月30日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